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五、张大才一夜成为国家工作人员
发表时间:2019-03-07 点击数:1315次 字数:


张大才与赵小翠结婚后,小夫妻俩亲热得像粘在一起的膏药,撕都撕不开。

一天晚上,张大才和赵小翠料理好所有的牲口,睡到床上后,两个人亲热着,赵小翠说:“大才,我俩的姻缘是算命先生帮着牵起来的。”

张大才说:“也许是吧!算命先生可能是瞎编,但他编得很圆合。要说啊,还是你挤掉了菊花,你硬是挤到我的床上来了。我跟你勾搭上了,都不敢跟我的弟兄们讲,要是跟他们讲了,他们肯定不同意我和菊花退亲。”

赵小翠说:“你不是信了算命先生的话吗?”

张大才说:“我既信又不信,谁知道他到底灵不灵呀!只是把菊花一家吓倒了,让你达到目的了。”

赵小翠说:“你说你喜欢我,我达到了目的,你不也达到了目的了吗?”

张大才说:“我当然喜欢你,要不我和你睡一起吗?跟你在一起,我一身都是劲。”

赵小翠说:“我没命地喜欢你,这辈子我算摊到了一个好男人。”

张大才不仅对赵小翠好,对赵家所有人都好,对赵小翠的二大大特别好,赵小翠的二大大叫赵学建,只要他从公社回来,张大才总要送几条他捕的鱼过去,就是没鱼,也要送几个鸡蛋过去。

赵学建对张大才也特别好,他不准他家的孩子喊张大才姐夫,而是叫他们喊张大才哥哥。赵学建凭他的眼光,看出张大才是个有头脑、有才干、有出息的青年,在心里想着好好地培养他,有机会让他当个官。

当年十月份,青草滩大队,有个大队副主任调到公社机械厂当场长去了,赵学建马上就想到让张大才接任青草滩大队的副主任。

这天,赵学建又回家来了,张大才又给他送来两条鱼,赵学建一边称赞鱼不错,一边叫张大才坐下,他说:“大才呀,现在青草滩大队不是缺个副主任吗?我想就让你干,你看好不好?”

张大才一听,懵住了,不知怎么回答好,就傻傻地看着赵学建,他心里巴望着,眼睛却失了神。

赵学建笑笑,说:“大才,你平时活络得很,怎么一听到要当官,就不会说话啦?”

张大才说:“我能行吗?”

赵学建说:“有什么行不行的,这年头,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什么叫行,你懂吗?”

张大才白痴一般地摇摇头。

赵学建哈哈一笑,说:“有人叫你干,你就行。你即使是脓包,即使是混蛋,也一样行。你说,我叫你干,还有什么不行吗?”

张大才一切都明白了,马上笑着点点头说:“多谢二大大栽培,我听二大大的,一辈子都听二大大的。我父亲去世早,我就把二大大当亲生父亲了。”

赵学建又哈哈一阵大笑,对张大才说:“你忙去吧,过两天就让你上任。”

吃过晚饭,张大才从衣箱里拿出他成亲时做的,自己还没舍得穿的中山装。赵小翠问张大才晚上又不出门,拿新衣服干什么?张大才告诉赵小翠,二大大要叫他当大队副主任,总要感谢一下二大大呀,说他准备把中山装送给二大大。而且要赵小翠跟他一起去,就说中山装是最近特意为二大大买的。

赵学建见张大才和赵小翠给他买了件新中山装,心里好高兴,说两个孩子懂事,会孝敬长辈。还对赵小翠说:“小翠呀,大才当官以后,你要支持他的工作,任何时候都不要拖他的后退。”

张大才顺利地当上了青草滩大队副主任,这对他来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即使梦里想到过,那也想的是猴年马月的事,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当上。他上任后,在大队部里正儿八经地有了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正如赵学建所说,青草滩大队一共四把椅子,张大才要执掌一张。张大才作为大队副主任,是全脱产的头头,所谓全脱产,就是不要干农活挣工分了,每年现金收入有两三百块钱,经济待遇很不错。按农民的说法,叫扔掉了铁锹把子。这可是农民们一辈子得不到的好事。而且张大才从此可以开会做报告,可以到处做指示,可以到处布置工作,可以到处检查工作,可以背着手、抬着头走路。还可以到老百姓家里吃吃喝喝,还可以用公款招待客人。经常有人上门找张大才办事,来者往往要给他送点礼物。

其实,当大队一级的小官,可以不坐在办公室里,可以到处跑,可以在家里干私活,这对张大才来说是好事,本来他家里又养鸡,又养猪,赵小翠过门后,又养了一群鸭,他当上了大队副主任,就有更多的时间饲养牲口。每天晚上他还是划着小渔盆去捕鱼,当然,他当了官,不好意思上街买鱼了,捕到的鱼每天都由赵小翠上街去卖。

这天,赵学建又回家来了,见张大才在家干私活的时间太多,觉得不太好,就把张大才叫到他家里,进行了一番指教。赵学建告诉张大才,当官要会当,要表现出以公事为重,要强化与群众的关系,不能让人感觉你老在家里干私活,这样影响不好,又脱离群众,你要起早摸晚地干私活,在大家都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要能看到你在辛辛苦苦地干工作,要让人看出来你全心全意地为大家办事,心里想的都是老百姓。张大才听了直点头,再三感谢二大大,并请二大大到他家吃饭。

张大才生性聪明,经赵学建一指点,立即心领神会,并且大加发扬。他每天都肩扛一把铁锹,在田间地头走来走去,见到哪里田埂坏了,他就修一下,见到哪里水沟堵了,他就理一下,虽然都是举手之劳,但形象很好看。他看到农民在田里做工分,就跟着一起干一会活,和大家拉拉家常,扯扯山经。果不其然,老百姓很快都说张大才好,夸他是个好官,并说张大才的官当得越大,老百姓越拥护。

张大才自己的感觉也很好,他在青草滩大队,走到哪里都有人喊他张主任,或是张大哥,有的人更离奇,还沾着小孩喊他老大大(老叔叔)、大姨夫、大姑父、甚至有人还喊他叔公。他心里很快活,觉得当官真好。他感到自己至少在青草滩大队出头了,算得上人上人。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八,公社主任带着几个人来到了青草滩大队,把几个大队的头头叫到一起,说县长大年三十上午要到他们水桥公社来检查春耕准备工作,县长检查完就回家过年,最多一个小时。公社主任说他此来是要在青草滩大队选点,打算把青草滩大队当作典型请县长来检查,一定要有闹春耕的现场气氛。大队主任感到很为难,大年三十家家都要过年,哪来闹春耕的气氛?他迟迟没有答应公社主任,公社主任显得有些不愉快。

张大才在一旁看出了公社主任的态度,如果青草滩大队不答应,公社主任就没办法交皮(差)。于是他说:“这事就交给我吧,明天我就带一班人整一块秧苗田,再割一些青草,县长来了,我们就向秧田里上青草做基肥,不就是闹春耕了吗?你们其他领导就只管陪着县长检查。”

公社主任一听高兴了,忙问:“大才,你有把握吗?”

张大才说:“问题不大,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给公社丢脸。”

公社主任说:“大才,那就看你的了,我走了。”

张大才说:“主任,这都到了年边了,其实已经开始过节了,你到我们大队来了,怎么能饭也不吃就走,那我们不是太不懂事吗?”

公社主任说:“大才,为了鼓励你把闹春耕现场搞好,那我就不走了,就听你的,给你个面子,今天我就在青草滩大队吃饭,算是给父老乡亲们拜个早年!”

大队主任一听公社主任要在青草滩大队吃饭,头毛皮一麻,心里一阵发慌,这年边大忙,到哪里弄饭给人家吃呀?这个狗日的张大才真是多事,老子是一把手,你狗日的是副职,你多什么×嘴,呈什么×能?真是小孤儿的胚子,有人养,没人教,不会说话,不会处事,尽找麻烦。

张大才看出了大队主任的心思,他说:“请公社主任带着大伙到我家去吃饭,现在就走。”

公社主任高兴了。

大队主任也放心地笑了,赶快叫文书拿了两包香烟带到张大才家给公社主任等人抽。

 

五、张大才一夜成为国家工作人员(之二)

 

公社主任来到张大才家,张大才立即叫赵小翠给各位客人沏茶倒水,抓紧做饭。他跟公社主任打了个招呼,往脖子上扎一条毛巾,拿着一个鱼篓就出去了。

过了一个多钟头,众人正在围着火盆烤火、抽烟、喝茶,张大才提着湿漉漉、泥乎乎的鱼篓回来了,大家争着看鱼篓里装的是什么。不看到罢了,一看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鱼篓里竟然装着五六斤活生生的黄鳝,众人不由得都倒退了一步,浑身一阵发寒。

公社主任问张大才:“这些黄鳝,是你下水田抓上来的吗?”

张大才微微一笑,说:“是的,是我刚抓的。”

公社主任又问:“这冷死人的天,你冒死抓这玩意干什么?”

张大才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给你吃呀!”

公社主任说:“这数九寒天,水田里都结了冰,你踩着冰冻抓黄鳝给我吃,我真感动得肉发抖,心也疼啊!”

张大才说:“过年了,我请你大主任吃饭,总要让你尝尝时鲜,这九天的黄鳝,是大补呢!”

公社主任说:“你的脚手怎么能下得了结冰的水田呀?”

公社主任说得没错,当张大才在水田边脱下棉裤、鞋袜和上身棉袄的一只袖筒时,,冻得浑身发抖,确实难以下到结着冰的水田里去。但他一咬牙,还是跳下去了,双腿立即麻木了,过了十几分钟冻得失去了知觉,反而好受了些,只是腿上像继出现了许多细碎的血印。冬天的黄鳝冬眠了,斯斯文文地不活动,张大才看到一个黄鳝洞,伸手一抓就是一条黄鳝,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抓到了五六斤黄鳝。他感到越来越冷,浑身冒着冷气,鼻子上挂着长长的清鼻涕。他赶快爬上田埂,快速地洗了腿脚,用毛巾擦干了水,穿上了棉裤和鞋袜,穿好了棉袄袖子,拎着鱼篓,大步往家里跑。

公社主任见张大才浑身还在发抖,赶快递给他一杯热茶,把他拖到火盆边,让他喝着热茶烤火。

大队主任见张大才在公社主任面前立了大功,他也要做出表现,他拿起鱼篓就去杀黄鳝。大队主任杀了大约两斤黄鳝,他认为够了,就没有再杀。

赵小翠很快就把黄鳝和其他菜都做好了,大家开始喝酒,众人都要敬公社主任的酒,公社主任请大家先别忙,他有话说。

只听公社主任说:“这寒冬腊月吃黄鳝,我是第一回,这可是一道了不起的好菜,来得不容易。张大才舍身为朋友,够意思。大才呀,你劳苦功高,我把你当亲弟弟了。你有这样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还愁有什么工作干不好。来,大才,我先敬你一杯!”

张大才笔挺地站起,把酒杯举向公社主任,说:“这杯酒是我敬公社主任的,你这么大的官,能到我家来吃饭,是看得起我,我说不出的高兴!”

公社主任赶快和张大才碰杯。

大家又是喝,又是吃,都说这冬天的黄鳝好吃。一直喝到酒足肚饱,东倒西歪地散去。张大才把剩下的三四斤黄鳝,连鱼篓一起送给了公社主任,让公社主任家过年时有一道别人没有的稀奇好菜。

公社主任接过装着黄鳝的鱼篓,说:“大才呀,你真是热心待人,怎么还想着我过年的事呢!黄鳝这东西好,我老婆就喜欢新奇,她见了一定会说好,要大肆表扬我,说我这个主任当得不错,有下级跟我贴心。”他说着哈哈笑起来,把嘴凑近张大才的耳朵小声说:“老弟呀,说不定我老婆今晚对我格外亲呢!”

张大才说:“大主任快活就好,你慢慢走。”

张大才送走公社主任一行,来到张大树家,张大树正在家里做炒米糖。张大才把县长大年三十上午到青草滩大队检查闹春耕的事,一一跟张大树说了,并说检查点由他负责安排,他想把检查点就安排在东边生产队。

张大树感到有些为难,大年三十闹什么闹春耕呢?

张大才说:“大树哥,你别为难,我们马上把一块空白秧田放上水,明天在田埂上糊一些烂泥,三十上午喊十来个年轻的男女劳力,每人挑一担灰粪,等县长来了,就往田里撒,这不就是闹春耕吗?”

张大树一听,心想这倒也不难。但他还是说:“大才呀,我没见过大人物,怕到时候发糊涂。我只把事情办好,把人喊到,现场怎么胡弄,由你指挥行吗?”

张大才说:“行,你搞好了,当场交给我。”

二人商量好以后,张大才对张大树说:“你现在就安心做炒米糖,我去给秧田放水,明天我两个去糊田埂,后天上午挑灰粪的人你要安排好,不能出状况,人在村口等着,什么时候到田头,由我通知。”

张大树肯定地点着头。

大年三十上午九点,公社主任陪着县长一行晃晃悠悠地来了,就要接近东边生产队田头时,张大才带着十二三个年轻的男女劳力组成一支队伍,挑着灰粪走向放好水、糊好田埂的空白秧田,县长一行一到,就热热闹闹,乌烟瘴气地撒起灰粪来,有两三个记者,又是拍照,又是采访。县长看到了欢欢腾腾的热烈劳动场面,顿时神采飞扬,手舞足蹈,兴奋地大加夸赞,大加表扬。

张大才见大家都在田埂边上撒,做假做得太明显,他刷地脱下鞋袜,挽起裤脚,挑起灰粪就往田中间走。县长指着张大才大声问:“那是谁?那是谁?干活多认真啊!要好好地表扬他。嗨,这个人太典型了,太典型了,要在全县好好宣传,要报道到省里去,要及时反映我们河口县先进人物的先进事迹。”

公社主任说:“那个人是青草滩大队副主任张大才,工作一贯能吃苦耐劳,群众关系非常好。”

张大才撒完灰粪,洗好腿脚,穿上了鞋袜。县长把张大才叫到他身边,说:“小伙子,这么年轻就当大队副主任啦!你太能干了,我一向说,领导带头,群众加油,你就是活例子。过年还带着群众在闹春耕,全县都要向你学习。”

公社主任说:“大才,县长表扬你了,你要继续努力,要更好地落实县长的指示!”

张大才说:“请县长放心,我一定做到!”

县长问张大才:“你们为什么一年忙到头,大年三十还闹春耕呀?”

张大才心想,谁想在大年三十闹春耕呀?不是见鬼吗?不是你没事找事,要检查吗?但他说出来的却是:“我们是相信县政府的号召,把春耕准备做足,做好。季节不等人,春耕要往前赶。全县上下都在县长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我们青草滩不能落后。”

县长握住张大才的手说:“你干得好,说得也好!”县长说着又问公社主任,“你们有个吸收国家工作人员的名额,安排了没有?”

公社主任说:“通知刚到,还没具体考虑。”

县长说:“这个名额就给张大才,这样的先进份子不用,还能用谁呀?就这么定了吧!”

公社主任马上说:“我和县长想法一模一样,我们坚决落实县长的指示,毫不含糊!”

县长一划手说:“今天我到青草滩来对了,既看到了先进典型,又进行了现场办公,吸收了一个模范人物为国家工作人员。我们走了,大家快乐地过年吧!”

公社的头头脑脑,陪着县长一帮人马浩浩荡荡地离去。

青草滩大队和东边生产队的人,四散回家。

春节过后半个月,公社主任把张大才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他要跟张大才正式谈话,他先拿出一张吸收国家正式工作人员的表,看了又看,接着他对张大才说:“为了落实县长提拔你的指示,我下定了得罪一帮人的决心,这张表马上就让你填。人就要这样,对领导要尊重,对弟兄要诚恳,县长是我的顶头上司,你张大才是我的弟兄,我当然要把你的事办好。为什么我又说要得罪一帮子人呢?因为这一个名额,两个月前就有二十多个人在争,找我的人不只有多少,有县里的各位老爷,有七大姑八大姨,有朋友,还有熟人,大家过去关系都不错,有的还有人情账,但该得罪的还要得罪。也就是说你张大才的这次机会来得不容易。”

张大才听得明白,公社主任的言下之意是这件事既有县长的指示,也有他的人情,张大才要学会领他的情。

张大才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忘恩负义!”

公社主任要求张大才到职以后,要尊重领导,要善于领会领导的意图,努力做好所担负的工作。他说张大才的具体工作是公社民政员。他最后问张大才本人有什么要说的。

张大才对公社主任说:“我不忘县长的关心,我更不忘你对我的恩情,我要一辈子记住你给我的好处,把你当作亲哥哥,甚至比亲哥哥还要亲。我什么都听你的,我知道只有听你的,才能干好工作,才能不辜负你的希望。对于这些,我说到做到,请你放心!”

公社主任哈哈一乐,说:“放心,放心,我对你张大才没有不放心的地方。”

 

五、张大才一夜成了国家工作人员(之三)

 

又过了十天,张大才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被县里正式批下来了。这天一大早,他就赶到到公社正式上班。

公社秘书给张大才安排了一间房子,这间房子分为里半间,外半间,里间是卧室,外间是办公室。办公室里摆着一张办公桌,一把木椅,一个文件橱,一只长条椅,一个报架。他背着被子走近了卧室,卧室里就一张床,他把被子放到了床上。秘书又给他送来一只水瓶,两只茶杯。张大才谢过秘书,什么也没干,先在办公室里走了两趟,他想,他成了一个吃皇粮的,往后就能旱涝保收,再不怕什么受灾的荒年了,他保险了,全家也就保险了。他看看办公室,与大队的办公室也大不一样,墙上干干净净地刷着白石灰,看着比较优雅,他从现在起就可以坐府办公了。他又想,他已经和老大李天明一样了,可以到月拿工资、领粮票。即使和赵小翠的二大大赵学建比,彼此也差不多,只不过赵学建的名字排在他的前头。

张大才正思绪翩翩,秘书捧着一堆表格、文件来了,秘书说公社主任叫他们交接一下工作。因为水桥公社原来没有民政员,民政工作一直是秘书兼的,现在张大才到职了,秘书就把民政工作交给张大才。秘书先拿出一摞空白结婚证,对张大才说打结婚证是一项重要的民政工作。接着又向张大才交了转业、复原、退伍、现役军人、烈属、军属登记表,以及困难户登记表,困难救济发放表等等。然后又向张大才介绍了民政工作的职责、现状和要求。张大才说秘书是他的师傅,他以后一定向师傅多请教。

张大才和秘书交接完,就到各个办公室去看望各位领导和同事。他最后看望的是赵学建,赵学建对他进行了一番指教。给他提出三条要求:一、年纪轻轻的,不要骄傲,只要做到稳稳当当,前途一定会更好。二、工作既要踏踏实实,又要灵活办事。三、要团结人,特别是要搞好领导关系,领导说你好,你就好。

张大才说:“二大大说的都是经验之谈,我一定都一一记着。”

快到吃中饭时,张大才来到了公社农技站,找到了李天明。二人一见面,张大才就告诉李天明他到公社当民政员来了,李天明高兴得直拍手,说张大才有出息,可能是全县最年轻的官员。

李天明说:“我们食堂开饭了,我们先吃饭,吃过饭好好聊聊。”

李天明请张大才吃了午饭,饭后二人来到李天明的办公室里喝茶聊天,张大才说:“我这皇粮是吃上了,但并不知道工作怎么干,老大帮我出出主义好吧!”

李天明说:“你是正儿八经的当官的,官场上的事我也不精通,很难给你出主义。不过我想,你我都是小孤儿出身,是社会救济过来的,过了那么多苦日子,现在有了工作的机会,一定要为老百姓干好事,干好事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有好多人纱帽一戴嘴就歪了,走路膀子斜着,头昂着,好像不认得人了,你千万不要那样。你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也要讲人品,不能眼睛老是盯着领导,对有些领导不能迷信,他们身为领导,实际并不怎么样,甚至是坏蛋。也就是要以社会进步为重,以群众利益为重。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要为老百姓做好事。总之,要对得起老百姓,同时,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张大才听着不断地点头,说老大说得有理,他要记着老大的话。

李天明又说:“你现在当官了,家就顾不上了,赵小翠一个人在家,又要下田做工分,又要侍候家里养的那么多牲口,真够她忙的。”

张大才说赵小翠父母答应帮忙,赵小翠的妈妈已经住到他们家里了,一边陪赵小翠,一边帮着干活。

李天明说张大才就和做梦一样,不注意就当上了官,事先也不给他透点气,好让他早一点高兴。

张大才说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官的,就是大年三十上午县长到他们村去了一趟,他带着几个社员在干活,县长一乐,当场就叫他当这个官。

李天明听了哈哈大笑,说:“那你的官是拣来的啦!”

“真是拣来的!”张大才不假思索地说,“比拣来的还来得容易。县长大年三十说的,我现在都上班了,事先哪来得及告诉你,再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跟你说呀!”

二人聊了两个多小时,有人找李天明有事,张大才就告辞了。

张大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因为今天工作刚刚接手,事情还不忙,就拿一张报纸摆到桌上边看边喝茶,边想着公社主任、赵学建、李天明等人跟他所讲的话。觉得李天明给他讲的是真心话,虽然简单,做起来要费一番力气,做到了可能就是好官。公社主任说的所谓尊重领导,领会领导意图等等,等等,不依着也难办,不依着领导,能干成什么事泥?领导是坏蛋,大家还不都跟着当坏蛋。赵学建说的是家里人才说的话,要搞好领导关系,这话实在。

张大才想着,想着,觉得还是老百姓说得对,条条蛇都咬人,种田好,没多少为难的事,但累人,老是受穷。当官好,有权,有地位,又实惠,但是往往要面对许多难事。一时间,他觉得很有意思,世上事谁也说不清。

正在这时候,秘书喊张大才接电话。张大才拿起电话,对方说他是县民政局的,通知张大才要在十天内摸清严重缺粮户,每个公社最多可以上报十户,要一一填好表。对方还说,不能耽误了,耽误了就拿他试问。

张大才接过电话,问秘书,打电话的人怎么那么狠?秘书说县里的人都是那样,他们才是真正的官,公社的官是道道地地的磕头官,随时都会挨熊。秘书还对张大才说,要注意和上面搞好关系,连上面看大门的也不能得罪,那些业务人员、会计什么的,都很难缠,个个手上都有权,特别是领导,更要注意跟他们搞好关系,要是把领导关系搞好了,别的人也就不难摆平。

张大才接了一个电话,又听了秘书的一番指点,他想得更多了。

张大才回到办公室刚坐下,他的办公室里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说他们要找张民政员打结婚证,张大才说他就是张民政员。两个年轻人瞪着眼看看张大才,认为他太年轻了,好像比他们还小,怀疑他不是张民政员。张大才也看出了两个年轻人的心思,他又重复一遍说:“我就是新来的张民政员,你们要打结婚证是吧?”

那个年轻的姑娘灵活,赶快陪着笑脸说:“张民政员,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得罪了,请你大人不见小人怪。我们是来打结婚证的。”

小伙子赶快给张大才递上一根香烟,说:“张民政员,这是我们的喜烟,请你赏脸抽一根。”

张大才说他不会抽烟,小伙子硬是把烟插到了他的嘴里,并帮他点着了。

姑娘又递上一包糖果,说:“张民政员,这是我们的喜糖,请你吃喜糖。”

张大才不肯收喜糖。姑娘说:“张民政员,你一定要收,听人家说这是规矩。”

小伙子向张大才呈上了结婚介绍信,张大才看了,拿出结婚证给两个年轻人填上了名字,递给了小伙子。又让小伙子在一张表上签了字,然后发给他们两丈五尺布票,两斤糖果票,二斤肉票,半斤红糖票。

小伙子和姑娘深谢了张大才。

姑娘说:“张民政员人真好,我们以后还要麻烦你,就是我们宝宝出世以后,还要找你报户口。”

张大才说:“好,到时候你们就来,恭喜你们了!”

两个年轻人高高兴兴地走了,张大才想,当个国家的小官就大不一样了,是那样地受人敬重,人家还给糖果,那些糖果按黑市价算至少也要值一元钱,这也是外快!难怪人家常说,只要当了官,多多少少都能捞到一点好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五、张大才一夜成为国家工作人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