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1 点击数:1991次 字数:

侯佳明一会从楼下“蹬蹬蹬”跑进房间里来。秋旖沫察觉他的神情里饱胀着一种似要即将迸发喷射出来的异样兴奋。侯佳明在楼下旅社老板那借来了两盘光碟。他把光碟放进连接着电视机的播放器里,电视画面起初变成蓝屏,一会出现了模糊跳跃的梅花斑点,但很快就变清晰了。画面里显现出的不堪入目的镜头让秋旖沫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侯佳明借来的是两盘黄色光碟。

秋旖沫猜测到侯佳明又想干什么了,她的内心里有说不出的厌恶。她试着对侯佳明说:“我想去楼下店里买糖水吃。”

可侯佳明不理,他拉过她,并试图搂着她的腰。秋旖沫站起身来就往房门口走去。侯佳明却一下赶了过来,伸手把门反锁住,然后从后背抱起秋旖沫就把她压倒在床上。秋旖沫挣扎了好一会,发现只是徒劳,便只好放弃任由他摆布了。她对侯佳明还没绝情到大声喊叫出来让人报警把他抓起来的地步,她只是在心里不停骂着:这个禽兽,畜生!怎么自己遇到的都是这样的人!

——也许,是他之前去收容所看她时,她眼神里每每流露出的对亲人的眷恋之情使他产生了误读从而给他壮了胆,令他以为她不过是佯装羞臊,而他青春的荷尔蒙又没法控制地发作;也许,只是他听闻了她在夜总会和发廊的那些接客经历,令他内心深处把她当成了风尘女子从而轻贱她的肉体,对这位名义上的表姨并不抱有心底真正的尊重。——他却不知道,他在她身上的肆意折腾令她感觉着自己在夜总会在发廊那梦魇般的日子其实并没有结束——它仍在目今在此刻继续上演!

他终于从她身上离开了,接着他站起来把还在放着黄色光碟的播放器关掉。秋旖沫木然地穿好衣服,缩在床边上,双手抱着膝盖。她的脑海死一样的空白。侯佳明穿好衣服走过来,轻声对她说:“小姨,我可能对你负不了责……对不起,如果不是你我这层亲缘关系,我会对你真心的……你就跟着你哥早点回家,然后在南昌找份工作吧!”

秋旖沫撇过脸,不吭声。她已不想看到他的人,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不想知道他的任何动静。

秋旖沫和侯佳明这会都待在房间里,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床尾,彼此一时无话。电视又跳成了蓝屏,只有墙上的空调发出微弱的“呜呜”的声响。

侯佳明坐在床尾,像看着一个受伤的羊羔看着秋旖沫。他自己似乎也显得有点委屈,似乎秋旖沫这会的可悲可悯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他丝毫没有把自己在肉体上与她的亲密接触看成是对她的进犯,似乎进犯她的只是自己与她这层脱不了的小姨与外甥的羞耻关系。

一会,一阵清脆的手机来电铃声划破房间的沉闷,是秋以洋打电话过来了。他已经到了坪山。

电话里秋以洋问他们在哪,侯佳明只说在外面闲逛,让他就在车站等着,他们一会赶去接他。

“走,我们去接你哥吧。”挂掉手机后,侯佳明对仍低头抱膝缩在床头的秋旖沫说。

秋旖沫这会连他说“我们”两字都觉嫌恶。她立起身拿过自己的行李迅速就向房门口走去,然后用力拉开门匆匆下楼。侯佳明很快在楼道里追了上来。他伸手要替她扛行李,秋旖沫起先不肯,但坚持了一会还是由他了。她心想着还是表现得若无其事吧,不要让堂哥一会看出来什么破绽。反正,她也很快和侯佳明分道扬镳了。

秋旖沫和侯佳明在车站与秋以洋碰了头,然后三人一起找了附近一家酒店坐下来吃午饭。这回他们没有喝酒,也没有点饮料,因为秋以洋要赶去买火车票,等菜一上桌,他们直接就叫来了一竹筒米饭。

“你们中午多吃点吧,晚上还要在火车上坐着过夜,很辛苦的呢。”侯佳明说。他又想给秋旖沫夹菜,秋旖沫拿碗撇过去,说:“不用,我自己会。”

饭桌上三人话语不多,侯佳明和秋以洋随便聊了几句关于买票的事,秋旖沫只顾埋头吃饭。侯佳明不时瞅她几眼,秋旖沫却根本不与他正眼对视。好在,秋以洋并没有发觉什么异样。

吃完午饭,秋以洋和秋旖沫两人就在饭店门口与侯佳明道别了。侯佳明仍试图在最后离开时能与秋旖沫的目光相遇,但秋旖沫仍是没正眼瞅他一下。她心想着离开这里,自己与侯佳明的恩怨就算两讫了。

秋以洋带着秋旖沫在在附近小超市买了些火车上吃的食物,然后动身乘公交车去平湖火车站,顺利购买了两张下午五点回南昌的硬座车票。在车站候车室里他们又等了一个来小时,才随着拥挤的人流踏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火车“呜呜”着向前缓缓启动,秋旖沫禁不住在心里感慨,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也许就要永别这里了!她透过车窗望着那极速后退的建筑楼、树木、平畴、河川,感觉自己在这里经历的一切都恍然若梦。

火车不停地朝着老家的方向奔驰,窗外的物景随着天色的逐渐黯淡慢慢变得模糊,最终她在车窗的玻璃里照见了自己冷峻的脸。

秋旖沫的心绪有些复杂。对于即将回到的家她并没有多少向往,除却在厂里上班那一年,她猜想自己这两年接客坐牢的经历大概早在村里传开了,她不知道回到家以后将如何面对这些压力,面对世人的异样眼光。她内心仍隐隐地盼着从家乡出来,最好能离家远一些——远离那些她可能招架不了的世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她仍希冀着能外出打工,找份合适的工作重新开始生活。她不相信此前她所经历的遭遇还会在她以后可能的打工生涯里再次降临。

“哥,如果我在家不开心,想出来打工,你会带我出来吗?”她试着将自己的想法与秋以洋交流,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同。

秋以洋却支支吾吾着不知怎么回答她。

“如果这时候连你都不为我说一句话,不肯帮我的话,那就没有人会帮我了。”秋旖沫叹了口气说。

“你以后就在家好好呆,不要跑老远去打工了,现在广东都在流行非典。要不在南昌找份事也好。”秋以洋竟也和侯佳明先前一样的说辞。

秋旖沫不再说话了。她知道堂哥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堂哥又如何来知晓她可能即将面对的外界压力,需要她鼓起多大的勇气去承当。

因为头晚和阿玲聊得晚,清晨又起得早,这会秋旖沫只感觉浑身极度疲倦乏累,脑子里也开始不住轰鸣。火车不断“哐啷”的声响加剧着她的睡意。于是她说:“哥,我好累,借你的肩膀靠一下,我想好好休息休息。”

秋以洋点点头,秋旖沫于是靠着堂哥的肩头很快睡着了,这一觉就睡到了南昌火车站。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