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八、八大金刚
发表时间:2019-04-07 点击数:939次 字数:

 

转眼,卢艾亚为日本商人建造的工厂按合同顺利交接,日本商人给自己的企业起了一个名字叫友和集团有限公司,不仅在河口县是第一大公司,而且在前江市也是第一大公司,在全省是最大的外资公司。友和集团有限公司投产顺利,此时中国正在加快发展,需要各种大型和小型的电动工具,小到一把电钻,大到巨型起吊设备,都供不应求。友和的产品自然订单如雪片,日本商人高兴得手舞足蹈。

马培及时来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视察,他说友和集团有限公司是全省对外开放的新成果,是全省国际合作的成功典范,是张大才倒挂职副市长的成效。自此,各地来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视察的人不断,又要公司介绍情况,又要公司摆设茶水招待。

一天,张大才上大学时的一帮同学来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考察和学习,张大才叫诸葛琵做了精心安排。当张大才陪着他的同学们来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时候,张大才正准备在同学们面前好好地神气,神气,却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意外。他们浩浩荡荡地来到友和贵宾接待室前,只见大门紧闭,有一个年轻的女士手拿资料站在贵宾接待室外,对张大才说:“张市长,昨天公司刚刚作出决定,来公司参观考察的人太多,影响了公司管理,干扰了公司的生产经营,也不利公司的信息保密。从今天起,所有来参观考察的人,都由我接待,只能在室外观展,不能进入室内。今天这批来考察的人,都是张市长的客人,老板特意交待给大家发一份资料,由我引导大家在车间外面参观。”

张大才一听,觉得大失体面,强忍着怒火说:“小姑娘,请把你们老板叫来!”

年轻的女士说:“我们老板太忙,他没空出来,请张市长原谅!”

张大才拿出大哥大给日本老板打电话,日本老板自然听不懂,只好请翻译为他接电话,翻译说这是公司最新的规定,老板当然要带头遵守。并说公司要讲盈利,哪有空去陪人家玩空头政治,请张市长多多包涵。

张大才怒不可遏地说:“请告诉你们老板,他不理我,就别想在河口干了,给我走人!”

年轻的女士开始给大家发资料,张大才把资料扔到了地下,说:“走,我们看别的地方去。”

这件事使张大才第一次感觉到失了面子的滋味,而且是在他的同学们面前。他虽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请求同学们理解外资企业的特殊管理,心里却万分仇恨,他觉得日本佬挖了他的祖坟,一定要给点颜色给小日本看看。

日本人是怎么想的呢?他们认为既然谢绝入室参观,就要对所有的来者一视同仁,包括所有的官员,否则他们没有许多时间应酬没完没了纠缠。

两天后,张大才找来头脑简单的公安局长丁二狗,公开叫他派人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去找麻烦。

丁二狗接到张大才的指令,派出消防科长到友和公司检查消防设施,他交待无论如何都要让友和集团有限公司停产整顿。

消防科长来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提出要检查消防设施,友和集团有限公司安全负责人说整个公司设施刚刚通过验收不久,为什么现在又要检查。消防科长说验收和检查是两码事。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无奈,只好接受检查。检查什么新问题也没发现,消防科长觉得很难办,不好完成丁二狗交给他的任务。最后他检查到仓库的时候,发现仓库的烟感器换了,不是中国的产品,而是日本的产品。

消防科长心里一乐,马上怒火冲冠,质问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安全负责人:“你们怎么随意更换了安全设备,出了事故烧死人怎么办?那将害得我们还要承担责任。”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安全负责人说:“原来用的是中国产的烟感器,质量不好,没有烟火他乱叫,有烟火时打死它也不叫,我们没有办法,才从日本买来了烟感器,现在效果很好。”

消防科长说:“你们验收时搞一套,现在又另搞一套,无法无天,严重违规,必须立即停产整顿。”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安全负责人欲进行详细解释,消防科长扭头就走。他来到友和公司大门外,叫手下人锁上友和公司大门,贴上了公安局的封条,写上停产整顿一个月。然后开了一个停产整顿通知单,扔进友和公司的大门里,扬长而去。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大门被封了,人员不能进出,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工人们不能出去,只好翻墙头,接班的工人不能进去,也只好翻墙头,公司乱作一团。

日本老板给张大才打电话,张大才不接,要去找张大才,不能出门,作为公司老板,他又不能翻墙头。日本老板知道,他们是得罪了张大才。他想,管他张大才耍什么流氓手段,先把公司大门上的锁砸掉,打开大门,看他能怎么样。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毅然打开了大门,立即给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发出传真,报告他们在河口县的合法经营受到了政府的侵犯,请求外交保护。

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当晚约见中国外交部有关官员,说友和公集团有限司受到河口县公安部门侵犯,要求立即恢复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生产经营。中国外交部当晚给马培打了电话,指示马培立即下令让河口县撤销对友和有限公司的不得当处罚。

这时候丁二狗正在向张大才报告友和集团有限公司强行打开了大门,张大才正在光火之际,接到了马培电话,他立即向马培报告,他觉得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虽然对中国法规理解有误,但对他们的处罚过重,他已让人打开了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大门,撤销了对友和公司的处罚。并请示马培还有什么指示,马培说撤销对友和公司的处罚就行了,他说河口县刚与外资企业合作不久,缺少经验,以后一定要多多注意。张大才满口应承,保证以后不再出这样的事情。

张大才放下电话骂道:“他妈的日本佬,臭蝤子,把我们告了,二狗,这次就饶了他们,你看下一步怎么整他们?”

丁二狗说:“我有办法,一定有办法,难道我就不如一条狗吗?狗还会为主人卖命呢!下一步我逮他们的车辆,他们运输的卡车很多,小轿车也多,我让交警见到友和公司的车子就逮。”

张大才说:“好,不要一次逮许多,天天逮,一天逮它一两辆。”

这天,友和集团有限公司一辆拉钢材的卡车被河口县交警抓住了,理由是超载,立即被扣。友和集团公司急着要钢才用,三番五次检讨认错,就是不放行。过了两天,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一辆面包车坐满了东南亚客商,在离县城二十公里的地方被交警拦住了,理由是超速,请车上所有人员下车,扣下车辆等待处理。客人们很不高兴,造成一大笔业务泡汤。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觉得情况不正常,吃了哑巴亏又说不清,只好打算低头认错,老板亲自坐车到交警队去检讨,车子刚刚进入城区,被交警叫停了,说是占了别人的线路,干扰了交通秩序。老板被赶下车,车辆被查扣。

丁二狗接到扣下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老板车子的消息,立马报告了张大才,张大才高兴异常,他狠狠地表扬了丁二狗一通。叫丁二狗二十分钟后派人把友和集团公司老板的车子开到县政府来。

张大才想,友和集团有限公司老板很快就会找他求情,他哼起小调,迅速回到办公室里,准备好好地会会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无奈,只好带着翻译步行到县政府去找张大才。

张大才正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品茶看报,见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来了,爱理不理的,也不让座。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只好忍气吞声地自己坐下,主动与张大才打招呼。

张大才眼皮也不眨,问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有何贵干?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说他特意来向张大才汇报一些情况,他们由于对河口县的交通法规了解不够,近日有些驾驶员不断犯行驶错误,造成车辆被扣,包括他的轿车,影响了公司的生产运转,他此来是为了承认错误,请求张市长说句话,放回被扣车辆。

张大才冷笑着不言语。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赶快从西装的里带内掏出一个绛红色的小匣子,打开盖,递倒张大才面前,说:“这是一个小玩物,送给张市长做纪念,不成敬意,但表示本人诚恳接受错误,请张市长多多指教。”

张大才对小匣子瞟了一眼,见小匣子里装着一个金属的富士山造型,山顶是白色的,山体是金黄的,光亮耀眼。张大才知道这是一个贵重物品。但他故意显得不屑一顾,顺手将小匣子推向一边,感觉得小匣子很沉重。他心里暗想,操他妈的,难道小富士山是纯金的,他不免心里一震。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不知张大才还要怎样整他,急得满脸通红,屁股底下像火烧。

张大才说:“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事一言难尽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只要你们懂事一点,我们绝对能够让你们顺心顺义,快快乐乐地赚钱。”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立即说:“从现在起,我们一切听张市长的,绝对,绝对!”

张大才说:“不需要你们一切都听我的,你们是公司,严格管理是对的,我支持你们,也赞赏你们。只要你们在参观、宣传方面给我一点面子,不要刀枪不入,大家不就是好朋友吗?”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赶快说:“嗨,知道了,知道了!请张市长静观后效。”

张大才笑笑,说:“行啦,不打不相识。既然老板愿意和好,那我就跟交警说一下,把友和公司被查扣的车辆都放回去!”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刷地起立,向张大才深深鞠了一躬,随即告辞。

张大才挥挥手,以示与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告别。

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走到县政府的门前,警察把他的轿车开了过来,并请他上车。待他回到友和集团有限公司时,所有被扣的车辆也都回到了公司里。他百感交集,低沉地叫着:“吆兮,吆兮!张大才,混蛋,厉害!”

此刻,张大才正在把玩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送给他的小富士山,哪小山异常沉重,确实是金的,山顶是白金,山体是黄金,分量不下八百克。他把小山倒过来一看,只见底座上刻写着明治字样。张大才心想,这玩意还是古董呐!

张大才这次对友和集团有限公司的打击,足见他在河口县是说一不二,无人阻挡。其实,在河口人人都知道,张大才已形成一帮强大的势力,他几乎成了一个把头。人称张大才手下有八大金刚,即:土地局长戈松,财政局长田白水,计委主任熊光斗,公安局长丁二狗,交通局长古力军,反贪局长赵南明,法院院长肖强满,城建局长徐来富。这些人都是张大才经过反复考察,亲自花力气安排的,这些人的特点,都是孝忠于张大才,没有脊梁骨,张大才叫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为人诡诈、蛮横,心狠手辣。因为他们没有脊梁骨,往往也会出纰漏。

一天,交通局长来到张大才办公室报告,有个姓杨的记者叫杨志,拍到了计委主任熊光斗开会时抽三百块钱一包高档香烟的照片,准备在报上发表。张大才的脸一下阴沉下来,他觉得一旦熊光斗的照片上了报,那就不好收拾,可能要拔出萝卜带出泥,河口可能要倒下一大片人,那样就要干扰河口的形势,动摇他张大才在河口的势力。他过了好久才说:“我知道了,你叫熊光斗立即到我的办公室里来。”

熊光斗来到张大才办公室,张大才黑着脸问他是否在开会的时候抽过三百块钱一包的高级香烟。熊光斗吞吞吐吐,张大才斥责道:“你个臭蝤子,说呀!现在不说要等出了大事再说吗?你要等着丢官,丢人吗?”

熊光斗知道大事不好,就战战兢兢地说:“抽过……”

张大才问:“那怎么办?”

熊光斗一下就熊了,吓得连气也不敢喘。

张大才骂道:“你个蠢货,比猪还蠢,怎么不知好歹,智力迟钝,在会上炫耀什么,真是白活了。你怕人家不知道你贪污受贿呀!”

熊光斗说:“我糊涂,我窝囊,我该死,我辜负了张市长的栽培,我现在甘心听从张市长发落!”

张大才嗤嗤一笑,说:“你抖风光,我发落你个屁呀!是有个叫杨志的记者,拍下了你开会时抽三百块钱一包的香烟,他要把照片登在报上,曝你的光,然后鼓动查你,法办你,要你好看!”

熊光斗木呐了,哀求说:“张市长,你救救我呀!”

张大才说:“你收敛一些,学乖一点,我找人来给你想办法。”

熊光斗朝着张大才又是鞠躬,又是作揖。

张大才叫熊光斗先回去,好好地思过。

熊光斗走后,张大才叫来土地局长戈松,说前两天杨志找他批地盖房子,他没有直接答应杨志。现在杨志拍了熊光斗开会时抽高档香烟的拍照,让戈松找到杨志,答应给他批地,条件是杨志要把他拍的熊光斗抽高档香烟的照片,包括底片,一起交给戈松。

戈松说:“我尽量吧,那个杨志头脑就一根筋,不一定轻易就范。”

张大才说先试试看。

戈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就打电话叫来了杨志。戈松给杨志泡了一杯茶,递上一颗香烟,说:“杨记者,张市长跟我打招呼说你想批一块地盖房子,现在这事很难办,你是知道的。但是,张市长打了招呼,我就不能不关心,你能说说具体的想法吗?”

杨志说:“我到现在没有住房,也买不起。我的想法很简单,有可能的话,找一块地自己盖一个房子。”

戈松说:“既然张市长亲自为你打了招呼,我可以给你想想办法。不过,我也请你帮个忙,你把熊光斗抽高级香烟的照片和底片都给我,这样我们彼此多个朋友多条路。”

杨志沉默了许久,说:“这可能不行,我不想用原则做交易。”

戈松说:“杨记者,你是市面上的人,何必想不开呢?为什么放着好处不要,非要和人家结仇。”

杨志说:“我是声张正义,并不是要和谁结仇。此事就谈到这里,我还要去采访。”

戈松果然一无所获,他及时向张大才报告了情况。

张大才又叫来反贪局长赵南明,叫他无论如何要把杨志所拍的熊光斗抽高级香烟的照片拿到手,以防后患。

赵南明经过一番考虑,把杨志找到了他的办公室里,他说:“最近社会上有人反映熊光斗抽高级香烟,我们进行了一些调查,调查中得知你有熊光斗抽好烟的照片。”

杨志说:“我手上确有关于熊光斗抽高级香烟的照片,我正准备在报上发表。”

“哦!”赵南明有些兴奋,说:“你不要急于发表,那样容易打草惊蛇,我们继续往下调查就难了,我建议你把底片交给我,我们把它当作熊光斗有问题的证据,效果会好得多。我们给你保密,不说是你提供的,这对你也是好事。”

杨志深思良久,心想反贪局长还不值得信任吗?于是,他从包里拿出了那张熊光斗抽高档香烟的照片和底片,一起交给了赵南明。

杨志交过底片以后,起身欲走,他仔细一想又站住,请赵南明给他打张收条。

赵南明笑笑说:“杨记者,你还不信任我呀?”

杨志不好意思多说,与赵南明握过手就走了。

杨志一走,赵南明就把那张照片和底片烧了,并打电话向张大才报告了情况。

这天晚上,熊光斗请赵南明等八大金刚吃了一顿饭,以谢赵南明。

过了两个月,杨志见熊光斗安然无恙,就找赵南明问反贪局调查熊光斗的情况,并询问熊光斗为什迟迟没有受到处理。赵南明说经查熊光斗没什么大问题,也就没什么好处理的。杨志就向赵南明要那张照片和底片,说他还要在报上发表。赵南明一口否认他没见过什么照片和底片。

杨志怒火燃烧,骂道:“赵南明你无耻,你骗了我,你是熊光斗的同伙。我不会放过你这个混蛋!”

于是,杨志把赵南明骗取他照片和底片,为熊光斗毁灭证据的经过写成了文章,在外地的一家报纸上发表了,很快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赵南明向河口县法院提起了诉讼,告杨志诽谤他,并要求杨志赔偿他的精神损失费十万块钱。

官司打起来后,张大才给法院院长肖强水打了个电话,肖强水请张大才放心,说杨志的罪行白纸黑子写得清清楚楚,他要翻案既无物证,又无人证,他只能伏罪。

法院审判结果,杨志被判刑三年半,赔偿赵南明精神损失费两万块钱。

杨志坐牢显然是冤案,而他要赔偿赵南明两万块钱精神损失费,倾家荡产也无能为力,他就光棍一人住在单身宿舍里,一床被子,一个旧包,由法院拍卖去吧!

杨志事件,对于河口县的广大人民来说,个个心知肚明,他是被强权所迫害,他是一个正值的好人。大家开始有所明白,张大才一伙不是什么好货色。同时,很多对张大才之流不满的人,又感到人人自危。

但是,老百姓的嘴是无法堵的,民间出现了许多民谣。诸如什么:“公鸡叫,天要亮,八大金刚要灭亡。”“河口出了个张大才,牛皮吹得真可爱,弄虚作假往上爬,早晚都要进棺材。”

很快这些民谣就传到了张大才等人的耳朵里,张大才叫丁二狗派人四处追查。这种事,追查起来谈何容易,谁知道是什么人说的呀!丁二狗追查了一个多月,什么结果也没有,反而街头出现了许多打印的小字条,除已经流行的民谣外,又多了一些新内容。河口县政府门口就贴了两张小字条,一张写着:“好个张大才,缺德又缺才,人家唱歌谣,他吓得睡不着觉。”另一张写着:“你追查,老子也不怕,不让人说话,就贴小纸条。”

小纸条是打印的,无法查笔迹,丁二狗也就找不到是谁干的,一筹莫展。张大才叫来城建局长徐来富,指令他派出两拨人,一拨日夜看着建筑物,不准张贴任何东西,一拨到处清除小纸条,足足干了一个星期,小纸条才渐渐少了下来。古老的河口县城,也平静了一些,好像刚刚出了一口气。

一天傍晚,河口县城的街上下班的人群川流不息,夕阳洒落满街余晖,殷红如血。十字街头的商场橱窗下,响起一震激奋的二胡声,随之一个幽怨、沙哑的声音高唱起来,人们不觉纷纷围过来争着看热闹。只见歌者是一个蓬头垢面、白发乱如稻草、年约七十多岁、瘦骨嶙峋的瞎老头。他一遍,一遍地重复唱着:

公鸡叫,

天快亮,

八大金刚要灭亡。

河口有个王八蛋,

牛皮吹得当当响,

欺世盗名往上爬,

总有一天要进火葬场。

既然缺才别缺德,

缺德半夜睡不着觉,

老子想唱就开口唱,

龟孙子哎,

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个瞎老头要是唱得好

父老乡亲给我鼓个掌。

围观的人也来越多,有人鼓掌,有人喝彩,大家纷纷向瞎老头扔钱,一角、一元、十元,纸币,硬币,样样都有,并有人跟着唱。

很快有人把瞎老头在十字街唱民谣的事报告了张大才,张大才命令丁二狗立即带人把瞎老头抓起来。

丁二狗见十字街挤满了人,静静的傍晚,二胡声在城头飘荡,歌声唱着“八大金刚要灭亡……”

丁二狗见人多势众,不敢撒野,带着十几个人挤到瞎老头身边,说:“老人家,你不能在这里唱,围观的人把街都堵死了,我搀你换一个地方。”

有人高喊:“老人家别听他的,他要抓你去坐牢――”

瞎老头说:“我唱歌娱乐,为什么要抓我坐牢?”

丁二狗说:“不是抓你,是请你换个地方。”

瞎老头说:“就这里好,谢谢你了!”

丁二狗一挥手,几个人拖着瞎老头就走。

瞎老头大叫起来:“乡亲们救命呀――”

丁二狗说:“老东西,你唱的是谣言,你死定了。”

有人大喊:“丁二狗死定了——”

大家一轰,把丁二狗等人冲散了,救下了瞎老头,一转眼瞎老头消失了。

瞎老头事件很快传遍了河口全县。张大才显得很不开心,他找了个借口,偷偷地和卢艾亚一起到上海游荡去了。

晚上,张大才和卢艾亚在上海外滩看夜景,一艘航船行驶过来,把一江灯影揉得细碎,水中的楼阁抖动起来,渐渐地消失,一片斑斓的世界突然隐没了。晚风冰冷,令人毛骨悚然。世界变得不可想象,世事也让人费解。

卢艾亚抓住张大才的手,伏到他的肩上,说:“你个混蛋不要垂头丧气,有几个当官的不遭人恨,你以为你是谁呀?把那些闹心的事放到一边去。只是你太傻,怎么歪在一个地方不走呢?现在你在河口胡的还不错,见好就走,千万不要真给老百姓骂走了,或是让人把你的老虎皮扒了,那你就惨了。”

张大才说:“我也想走呀,可我自己说了不算呀?”

卢艾亚说:“你是和狐群狗党们在一起玩昏了,变成了白痴,你为什么不去找马培,他一动嘴,你不就走啦!你已经是前江市的副市长了,还不是说走就能走呀,这对马培来说不就是随便打个哈欠吗?”

张大才说:“小魔女,你说得对,我明天就回去找马培。”

卢艾亚说:“这就是你混蛋的本性,想到了自己的事,说走就走,就不想和我在上海多溜达几天了。你知道我一个人拼死拼活的,有多累,有多寂寞吗?陪我放松几天以后,你再去找马培也不迟呀!”

张大才搂住卢艾亚亲吻着,说:“我这不是心里有些急得慌吗?你说了,我不走就是了。我也舍不得你呀!”

卢艾亚说:“你慌什么呢?你当个官,面对的是千人万众,哪能事事都能让人满意,就像这条黄浦江,总会有一些风浪。做官也像农民种田,心里想着丰收,往往遇到的却是灾荒。心放平静些,慎重对待就是了,不要小狗头上顶不住四两油,动不动就打翻了。”

二人正说着,张大才的大哥大响了,是财政局长田白水打来的,他向张大才报告,现在已是十二月份了,县财政可能要出现很大的赤字,问张大才怎么办?

张大才指示田白水,暂且什么也不说,等他回去再讲。

张大才刚刚被卢艾亚调理好的心情又暗淡下来,他看着模糊的夜空沉默了。他掌权以来,第一次感到郁闷和无奈,不好的事情怎么都缠到一块来了。一贯奸狡滑坏的张大才,这一刻感到很为难,老百姓的情绪冲击着他的名声,而民意又是那么不可违,精神受到打击倒罢了,为什么经济上又出现了窟窿。这样一来,他的政绩何在,他今后还有什么高升的资本,连八大金刚可能也会离他而去。

张大才悻悻地对卢艾亚说:“亲爱的,对不起,明天我还是要回去,县里的财政出了问题,我必须回去救火。这就是一把手的命运,有权也有压力,想安宁片刻也很难。”

卢艾亚问张大才财政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张大才告诉卢艾亚财政出现了较大的赤字,年终快到了,就要现丑。

卢艾亚说:“叫你读书,你就读不进去,遇到事就缺少脑子应对,弄得手忙脚乱的。所谓财政不就和我用钱差不多嘛,出了亏空,可以想办法增加收入,可以挂账,可以空转,可以拆东墙补西墙,办法多的是。好吧,别急,我们回去睡觉,明天就回河口去。你呀,当个头头,真作孽。”

张大才回到河口县,急忙找来田白水汇报财政情况,田白水说预计全年要赤字三千万,可能要创历史之最。张大才问税收是否都到账了,田白水说几家大企业还欠税五千多万,他们说没钱上缴。张大才又问整个收入是增长还是下降,田白水说整个收入已经增长百分之二十,如果税收全到位,就要增长百分之六十,似乎增幅又大了些,明年就难办了。张大才想,管他明年不明年,明年我不一定在河口县干了,到时候谁干谁受罪。

张大才沉思片刻,说:“那好办,你打电话叫诸葛琵来,让她给企业贷款,企业交一千万返还三百万。就这么办。”

诸葛琵来到张大才办公室,张大才话一出口,诸葛琵就说没问题,不过银行没那么多现金,只能在账上转一下。张大才说行。他们一算,如此一转动,财政最终可以积存五百多万。

张大才亲自打电话叫来了分管财政的常务副县长,把整个安排跟常务副县长一说,常务副县长喜出望外。张大才指示常务副县长召开一个由有关企业、税务局、财政局、银行参加的会议,保证到十二月二十五日完成财政收入任务,支出一律冻结,十二月三十日完成年度财政决算。

张大才安排好财政,就来到省城,给马荇打了个电话,马荇高兴地与张大才幽会。张大才跟马荇说,他在河口呆的时间过长,想辞掉河口县县长的职务,只任前江市副市长一职。

马荇搂着张大才说:“行,没问题,我回家跟我爸爸说,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十八、八大金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