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杂记 > 遴选

遴选  作者:五彩池

发表时间: 2019-02-17  分类:杂记  字数:1516  阅读: 1440  评论:0条 推荐:4星

前些年,我给一家报纸投稿,偶然投出一篇散文,编辑老师看出我的文章还像文章,就来信告诉我拟采用我的稿子,同时寄来资料说是要出本地区建国以来的散文选集,明示一篇文章交多少钱,每人最多限三篇(成就卓著、情
 

     前些年,我给一家报纸投稿,偶然投出一篇散文,编辑老师看出我的文章还像文章,就来信告诉我拟采用我的稿子,同时寄来资料说是要出本地区建国以来的散文选集,明示一篇文章交多少钱,每人最多限三篇(成就卓著、情况特殊者入编量可面议)。我本来就是以某取新闻单位的稿费来生存的,是一个高产的“优秀通信员”,实话实说吧我没有钱,同时我也是不愿意出钱的。我想我都是以挣你们新闻单位的钱来养活自己的,而你们还想挣我的钱,那怎么可能啊,而况你们的稿费给的又是如此的低。因此,我那篇散文稿没有被发表出来,而《XX地区散文选集》自然也不会刊载我的什么文章。

      不用说,事后的几年我却是有些后悔了。因为从此以后,该地区出什么样的书都没有我的份,并且也不再给我什么“信息”了。本地区的出书规格越来越高,垄断性也越来越强,甚至他们的潜规则已渗透到了省上。我觉得,这潜规则是连动一体的,我悲哀。我把苦恼言于弟,弟言“市场经济就这,你啥办法?”,同时又安慰我说,“你别在乎这些事,指望弄这类事也成不了啥大器的。”我无言。当看到省上出的《XX省50年散文成果选》等系列“重大汇报成果集,我蔫了,彻底蔫了。事物就是这样,你不跟紧他,他就把你淘汰了。看来,没有钱做关系你是永远进不了那正统的“文学圈子”的。我把这种“出书评选”的肮脏举动说给记者朋友们,而他们却是把我教训了一番:同志,你也是太犯迷糊了吧。我们到处在采访他人,到处在收别的单位的赞助,难道你就没想到他们所做的事跟我们媒体有什么不同吗?人家出书也是要有成本的呀,这与我们办报办刊不一样嘛!我立时傻了眼。从此,我也不再对此持有看法。可是,私下我总在想,这恐怕不对头吧,难道一个时代,一个人文学的地位是拿钱就可以说定的吗?

      当然,这种情况全国是一致的。我也曾购买过一些选集,譬如《中国散文选》,《中国诗歌选》,《中国短篇小说选》,这些全国性的高级别、高规格的权威性书目,一些人东拉西扯弄些银两、弄些“名号”来,就自己当了“主编”了。他们就把“五四”以来的中国散文杰作、诗歌杰作、小说杰作都选出来了。而我看,是连基本的常识都变味儿了。而编者并不在乎,他们倒行逆施,有些人甚至是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这使得常常我们在读一些建国以来的区域性的或全国性的宏著的时候,竟觉不出那是宏著,其格调和品位的低下叫人无法说,这些普通读者都能看出问题的作品,明明是垃圾,根本都不是什么“宝贝”,而编者却认为那是文学史,是正史,是如何的了不起的大作,并互为吹捧着,自鸣得意着,沾沾自喜着,自我满足着,自圆其说着......

      我觉得,人若是香臭不分,美丑不辩,正谬不甄,做一些昧着良心、良知的事,像一个跳梁小丑在那里表演着。不管是为名也罢,为利也罢,这种腐败与无耻,尽管你是打着某种伟大事业的光彩旗号,但我却以为,你那绝然、决然,“坚决要无耻下去”的做法是令人恶心的。因为,你这样搞人们轻易都能看出你的嘴脸,意义是在哪里呢?(刘聪震)

    

                         2008年2月1日

中国文学网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ID=26677

编辑点评:
对《遴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