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艺评 > 张紫娟文学创作漫评

张紫娟文学创作漫评  作者:五彩池

发表时间: 2019-02-24  分类:艺评  字数:8867  阅读: 1063  评论:0条 推荐:4星

清新碧透巧断心灵事——张紫娟文学创作漫评刘聪震张紫娟何许人也?张紫娟乃安徽钢城马鞍山的一位“文学青年”,按她自己的话说也就是所谓的“无业游民”。这是一位命途不顺而文学潜能无穷的时代超女。按时兴的话说
 

          清新碧透巧断心灵事

                           ——张紫娟文学创作漫评 


                                          刘聪震


      张紫娟何许人也?张紫娟乃安徽钢城马鞍山的一位“文学青年”,按她自己的话说也就是所谓的“无业游民”。这是一位命途不顺而文学潜能无穷的时代超女。按时兴的话说,她是我国的一位80后文学新秀。我们可以肯定的说,这将是未来的一位“文坛杨家将”---我们之所以称其为“未来”,那是因为她目下还没有成名。现在的她也还只是一个处在千难万难状态中的“网络段的写手”。毋庸讳言,“这位才子”现在既没有得到文坛领袖和官场中的伯乐的赏识与肯定,也还没有得到出版商或企业家什么人对她的写作行为进行商业化的投资与炒作。是啊,当前的她,还没有人来为其进行市场化的行之有效的支持,也没有什么人来专门的打造她、包装她。目前,广泛支持她的好像只有她的读者,这些读者们,他(她)们都一律异口同声的说,说她写得好!

     我最初阅读到张紫娟的作品那是在“中国文学网”网站上了。具体是哪一篇我是有些记不得了,我只记着第一次阅读她散文作品的时候,深感其语言的“精致”的魅力。当然,那是从阅读的第一句话就开始,就拴住了我的心的。大家知道,能拴住人心的作品、能拽住人思维的作品,无非是靠两个条件:要么是语言的逻辑思维上乘,要么是作品的内容加上它比较好的叙述形式。作为散文,依我看来,语言的逻辑构架当是其立身之本。张紫娟的文字,其优越的表现也正是在于此的。她的文字清澈、碧透,质地如金似玉,其纯度之高,令人讶然!回想起来,准确地说当初吸引我静下心来阅读她的作品,那就是靠了她的这“文字”上的功夫。张紫娟笔名“施然”,这名字究竟是什么含义我没有去作研究,估计有“释然”的意思吧。施然是在中国文学博客网站上建有自己的完整的个人博客的。我们从其栖身的这个纯文学博客里可以看出,她在这个文学网站的众多的写作者中表现得非常活跃,她是这里面的红人,也是大家广泛关注的一个对象。在她的“舞动人生ZZJ”的文学博客里,留居于此的文章绝大多数系散文,它们共有89篇之多,另外有小说12篇,诗歌10首,总数为111篇。从她的文学创作的实绩中看,她最有成绩的当是她的散文。她的散文在题材的选取上,其特征往往是着眼于身边的一种物象或小小的情景。比如,《送你玫瑰要不要》、《年轻,该经历多久的彷徨?》、《为自己哭》、《悲伤时你作什么》、《童心无忌》、《致傻傻的灵魂》、《生命随想》、《尘惘》、《生命的岔路》、《致爱我的人》,等等。这些题目大都收在“爽意人生”和“心灵絮语”两个栏目里。这两个栏目也可谓之为她之所写的重头曲目。我觉得她文博中写的最有分量的当属“家事如天”和“岁月有痕”俩金牌栏目。

      张子娟的文章不管题材大小,凡所写总是言发内心。她的写,惊喜中有温柔,热情中有笑意。她的文章绝没有欺人骗己之情,她的文章总是能给人以积极向上的感召力和无限的美感,她的文章总是能渗透到人的心魂深处里去的。从文章看,她对待自己,一贯总是近于刻求,对于朋友、对于大众、对于人民,她那纯净洁美的心迹总是昭然而显。我们完全可以说,这是一位有着高度自省力的作家。她对自己内心深处的剖析,她对人的心灵的运转和把握,可谓之条分搂析,极是细致入微不过,而这些东西在她笔下并不复杂,那是一概都在那不经意间就完成了的。张紫娟的文章大都十分短小,但你别看它短,她的文章在行进中那是具有音律的。当然你可以试试了,你读她的作品的时候是能感觉到或体会到老舍的旋律的,也是能感觉到贾平凹的不紧不慢的,你能充分体会到史铁生的思维模式与大彻大悟在她文章中的形迹,你也能找到冰心的宽容与温柔的。张紫娟是活拨的,动的,美的,静的,幽默的,可爱的。是啊,她究竟像谁呢?我觉得在我国的现当代文学史中,在现存的名家中就我所目击的范围而言,竟是想不起一个人来与她相对应的。这张紫娟究竟像谁?你真是找不出一个与之相完全对应的一个我国的女作家来的。你说她像冰心吧,但比冰心的还细腻;致于宗璞,那根本不像,宗璞是带有阳刚之气的;张紫娟有三毛的气质吗?没有!三毛是动感中的孤独,外加凄怆的底色。而我们的施然则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她的文字在更多的情况下,我觉得它突现出的是一种恬静,一种祥和与美,一种超然的佛一般的悟,一种禅意般心魂的慈悲与意境。那是一种大善与大爱,那是一种柔情与蜜意。张紫娟的散文,在文章的构造构架上,我觉得它是有近似于史铁般的发散思维的推理风格的,但她并不以史铁生那种方式思考问题。显然,施然所写的也不会是史铁生的那种哲辨与哲思了。她的文章卓然不同于某一个前辈作家的翻板模式,单就这一点上看我便觉得她便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一般作者了。她是带着巨大的特点与特征而撞进这文坛里来的。施然的文字,逻辑思维严谨,彰显着其为文的天赋和智慧。在这里,我们甚至是可以给你打一个堵的,你不信的话,你可以读张紫娟的文字,如果你静下心来细瞧慢看,那你保准就能达到这么一种效果:你读着读着,你很快就能被她带入到她所表述的那个境界中去了;而当你一旦进入之后,紧接着你就会被她拖入到她的那个美善的思维状态里去了。一点也不假,施然的文字的的确确是有魔力的,它是随时随地都准备着要钻入你那心魂里去的。是呀,我读她的作品常常惊讶不已!施然其人年龄不大,80后而已!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之功,我想除了她自身的努力而外,我们也便只能叹服其那是上天对她的造化了......  

      张紫娟的文学作品,由于年龄的关系,文博集子中以写“爱情与友情”为题材的作品有不少的数量。其中诗歌所写全是与爱情有关,小说大多也是如此。而散文中“爱与友情”类的篇目,值得一提的像《爱怕什么》、《致爱我的人》、《不能轻易说的几个字》、《尘寰里的萧歌》、《红门记事》、《给幸福的新娘》等等,这些“人生底色”的东西,她都有自己的表达。这,也是她写作中极为重要的一个亮点。我觉得一个人,其“爱与友情”的世界观的形成,于她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讲,那可谓之是人生的“基石”。在《尘惘》中,她这样表述着:“善男信女的心扉,在茫茫人海中搜寻‘那个人’。却只有在心灵一次次受伤后才明白,所谓的缘分原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臆想,最终只能于落红无觅处,感慨消逝的青春,追忆似水华年。.....深深浅钱,高高低低,相遇于人生路上可以携手称缘的太多。......曾几何时,我跨越万水千山,只为找回那份久违的悸动;漫漫红尘,要多久才可以唤醒你的记忆?此生寻觅经年,是否有一天,你会明白我驻足尘嚣的原因,凝视我如水的双眸,与我丝竹相和,轻吟浅笑。”我们庆祝她的彻悟,我们也感慨她把自己的情操与真理般的结论,表现在了我们所喜爱的文学作品之中。施然的人生观以及她之于写作的敏感性,我想我们是能从她的性格中、文字中找出合理的解释与渊源的。固然,我们不能说施然所写的东西,是篇篇精华,字字玑珠,但基本上可以讲,她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有着“在往人的心灵里渗透的”那种苗头的,它是在往你的血管里输送着暖流。施然之为文,我觉得已是那些自称为“好作家”的人,甚至也包括我这类“对假大空之文深恶痛绝”的局外人,也要为之震撼的。你不能不感慨,我们的施然时时处处在说着真话,并且她又是那么样的善于说真话。在她的作品中,她常常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细微之节作为发端,以良善之心,以纯真之心,以天使般的纯净,以有似痴傻样子的少女的单纯与幼稚,惊人的表达着她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意见。她的表达,一下子就能把人拽回到青少年时期的这个门坎上来了。是啊,大家知道,这个坎的重要那是因为----这是一个“承前启后”的断代之阶,它之于人生,之于人性的形成,那都是有着非凡的意义的。张紫娟用文字所表现的东西,她作品的那种纯真和那种碧透的程度,那是叫人惊异和称奇的。我们是完全可以说,施然的纯真、施然的纯情、施然的纯正,在我们的这个时代那当是独一无二的,是让人狂喜的!她写有一篇名叫《辜负信任》的小文,她是在这样讲述着自己的:“庆幸,傻傻的我走的还挺顺,与很多人以诚相对,终于赢得了友情,赢得了尊重,赢得了信任!是的,不排除有别有用心的人,但,最终他们渐渐放下了目的,专注地交流,带着本真。望着他们的眼睛,分明是有愧疚,无奈的,有此就够,我还计较什么?有朋友问,你成天乐呵呵地样子,到底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儿?我含着笑,说,因为烦恼离我都远远的。我信任的人,终究----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她是如此的坚定,令人不能不感叹她的挚着!

       她写有一个名叫《施然随笔》的小文,她用自己一贯的清丽的文字,高贵的灵魂,极善反思和内省的心,极其含蓄的对自己走上社会以后,面对滚滚红尘,面对各种诱惑,面对某些坎坷和种种冲击,自己坚守下来的释然与坦然。生活虽有迷茫和无奈,但她对生活表示了自己的美丽的期盼。她说,“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要什么的,于是我艰难地跋涉着,一路荆棘遍布,沧桑人性!我以为我做的很好,该坚持的,我坚持住了。该抵挡住的诱惑,我甩甩头发,潇洒的留它在背后诅咒!我以为,我很成功,真的,我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但是,我却分明感到有些失去了自己。好像什么时候,或是林中漫步,或是秀色观瞻时,轻轻地,慢慢的,丢了些什么……什么呢,搞不清楚,总之,锐气尽失之时,我想就是我没入尘嚣之际……重来一次,我宁愿,生于乡野,漫步于青山绿水的林间,纯纯的过着日子,不想今生,不问来世。我要做的,也就是根植深山,用淳朴晶莹的眸子打量着这个世界,并,深深的爱上。”文章很短小,她自说自道,表现了自己对生活的洁净的看法与态度,更多体现的是一种超然的思考,这是多么的深刻啊!在《生命岔路》中,她又发出这样的感慨:“范仲淹所提出的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更是一种境界,而我们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在滚滚红尘中重复着虚伪、欺骗,也许只有在挥别尘世那一瞬,才能够真正超然起来,直面自己的人生。善也好,恶也罢,留与后人去评说,而自家,就只好带着些许不甘,些许遗憾离开这个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世界!.....驿路断桥,我徘徊在破败的路头,泯灭不了的是心灵那清澈一隅燃气的希望之火,只是点点星火,兀自耐心地跳跃着。坚信,终究有那么一天,可以造就燎原之势!”她的固守叫人的心怦然而动!而《惊鸿的短暂》又表达着与此相似的情怀:“惊鸿一瞥,可遇不可求,可求不可得.....追上惊鸿短暂的印痕,带着心底恒久的牵挂,来时之路请不要再眷恋,向过去挥挥手吧.....向未知的去处,慢慢寻觅,让过往成为永恒,让未来开启新生。原来,惊鸿也可以不短暂……”我们于此可以看出她对美与真理的追求之心的坚毅。在《致傻傻的灵魂》里她写道:“道德上并没有一个通用并有强制力的准则来约束,我们仅仅卑微地套用既成的传统美德来给人们定一个行动思想上的度.....其实,富贵也好,贫酸也罢;渊博也好,无知也罢;谦恭有礼也好,倨傲纨绔也罢;千娇百媚倾国倾城也好,丑相积聚不忍目睹也罢;高高在上一呼百应也好,寄人篱下低声下气也罢……说白了,无论你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天之骄子也好,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事事不顺的倒霉蛋也罢,概莫能外的特征是,皆为灵长类的高级动物??人!是人就有人格,有灵魂。灵魂可以谦和,但不能卑微,不能呆傻,站在相同的高度上,要明白,没人可以在灵魂上给你强加一个标准,你可以独立,自主,走出去,看世界!看,天不是又晴了!”这是在谈自己,也是在警示他人。它给我们一种提供一种推论和思维的方式。

      在生活中有艰辛,也有磨难。她在《为自己哭》中,她把自己那深沉而敏感的心,把饱含圣水的一触即破的情感之水,写了出来。前程,前程在哪里?归宿,归宿在哪里?施然说的多么的好啊,“我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自己,总之,我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变化,即使外形依然纯挚,眉眼却闪烁起来,我在学着适时的微笑、谦虚,谨慎待人,言不由衷地表达立场;心里有个角落,不甘心一样,起初只是用微弱的声音抗议,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今,信念已如草籽一般,从萌芽到长成,速度很快,愈加清晰起来,矗在心间,无从规避。直到今天,久违的泪水不可遏止的滑落,滋润着我干涸已久的眼眶,以及,劳累的心。”多么良善的心,多么纯洁的心!她在琢磨,在反思中行走着。把人性,把扼守提到了议事日程。施然是纯朴的。她写有一篇奇特的“游记”。这是在“岁月有痕”栏目中两篇中的一篇。题为《“出走”琐记》,全文约一万一千余字。这篇文章基本上将作者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作了清清楚楚的详尽的交待。该篇“游记”写得非常别致----文章剪裁得当,张弛有度,兴味盎然的记述了她第一次坐火车独自到苏州、上海的逛了一圈的经历。写的精致,俏皮,温馨可爱,文章表面看起来很长,但读起来我们却丝毫也感觉不到它的长。此文,依然丝毫不减其能渗透到人灵魂中去的那种的那种气度与锐度。这篇“琐记”分了五个部分:(一)负气远行;(二)“巴黎”之行(讲苏州);(三)天堂之旅(讲上海);(四)谢谢你,陌生的朋友(回程的火车);(五)尘埃落定(回家后的感受)。文章把“出游”所闻所见,把自己的心态,刻画的非常动人。它所表达的语气的基调依然是,幽默中见恬静,婉约中见刚毅。作品那温馨的触角,把善良的心音,害羞的心儿,描绘的栩栩如生;作品把自个那敏感多疑而聪慧的心,表达的淋漓至尽。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她的那种精致的语言的魔法棒下进行的。由于文章是围绕“出走”来开篇的,所以结尾也围绕着“出走”而点题。施然说“经过‘出走’这一遭,我也逐渐变得理性,并开始理解父母、珍惜生活。写下‘出走’系列也只是想用我的故事告诉和我差不多大的朋友,谁怜天下父母心,这个世界上父母永远都会是最关心你的人。自己切莫为了一点小事就做出过激举动,伤他们的心。儿行千里,你是义无反顾地走了,可父母那儿还是为你牵了一根亲情的线(五天母亲瘦了五斤),无论走到哪里线也断不了。”是呀,施然把“家”的感觉,把自己的状貌写的如此感人至深,令人实难忘怀。其实,出走的对与不对,已不重要。我觉得,有且只有这“出走”才是最应该进行的事,否则怎么会有这篇文章啊!这篇文章定格了作者“在此时”的纯少女的本真与人生状态,甚至她的性格的特征。

       她还写有一篇叫《恋恋红尘---写在外公逝世周年之际》的散文,我觉得这是施然散文写作中最有重大现实意义的一篇文章。作为祭悼性的文字,这是属人物散文的范畴。但她的写法是比较特殊的。这篇文章,她通过外公的外貌的描述,通过外公爱护幼年的自己,通过外公晚年逛街童心未泯的情状,以及他对我的母亲的宽容,还通过外公那特别的人生经历----当红军,当教师,做医生,到干业余律师,作者一步步的着力细化着外公的象形。可这不是主要的东西。这篇文章是用了很大的篇幅,叙述了外爷寻求公正,勇往直前“进京上访”的种种遭遇,把外公在这条维权路上顽强不屈,坚定的保持着某种信仰进行了描述。其实,“外公”至始至终,头脑清醒,绝对不存在“神经”上的问题。这是一篇非常好的佳作。文章看似平和,但却大有深意。文末的议论也恰到好处,她对死去的外公感慨道:“天国内应该是没有纷争,没有尔虞我诈的,您该歇会了吧?”这对深化主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篇文章,可以说它对我们国家在构建和谐生会的过程中,也是具有着很好的启迪意义的。看来,她并不是不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啊!

      施然在是一个颇知感恩的人,她在《师恩---零落成泥,香如故》善美的讲述了自己先前的老师们,并指出“其实,他们只是我遇见的很多老师中的代表,常常想,我还是很幸运的,得到那么多老师的关爱,似乎都无以为报了!人生路上也有很多帮助过我的人,也像老师,指引我通向净洁的彼岸……”她的知恩,体现在各个方面。她在《尘寰里的萧歌》,文中说“我们相惜相知的理由,你领着我,阅历翻滚的尘世,更眼神坚定的让我相信这世上必定有一个眼神是为寻我而来……现如今,那个你成天担忧的妹妹已然成熟了些,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那个真正寻我的人,我想,也是找到了的。倘若你能看见这篇文字,一定,你是牵动着嘴角微笑的。”她看中的是朋友的友情。此文,同样有恬静而悠远的基调。她感恩人们引导自己,走向善美与纯净。试想,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家都还有这样的情怀么?施然在求索,她深谙文学之路的艰难,她在《关于文字》和《芙蓉的深处》两文中,也谦谨的表述了自己的想法。施然是非常自谦的,她的内心深处有悲的成分,她柔情柔弱,有似天使般的善良。我认为她达到了一种极致,甚至是有些令人不安的。

      很显然,施然在散文写作上,已经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我也感到非常奇怪,一般而言,如此年轻的作者怎么可能首先是写“散文”而至绝佳之境呢。但事实却就是如此,她取得了!我觉得施然的小说写作,还不够成熟,因为好的小说比散文还要好读,而她的小说文字是太精致了点,你读着甚至觉得这种文字用在小说是浪费了。毋庸讳言,她还没有掌握小说的“大法”,技巧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而在诗歌的创作上,那也是需要认真地去锤炼的。纵观施然的散文作品,我觉得其文字具有,纯情纯真,独到朴实,细腻精致的特点,它张扬着积极向上的时代的旋律。她所写的散文,看似琐屑,但命意总不寻常。她总是在思考着、思索着,总是在善意的真诚的表达着,也总是在善美的展现着我们这个时代的小百姓的生活,时时处处再现着一个年轻女子美丽善良的心路历程。她的作品没有抱怨,没有不满,没有怨天忧人,她有的只是责己,只是再思考、再回馈。施然把自己的良善品行和品质准确的展现出来了。她是一个聪颖的思考者,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灵魂的工匠。你读她的作品,绝对看不到阴沉和险恶。她的美,净化着你的心灵,也抚慰着你的心灵。当然,施然的散文创作也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她关注社会的程度不足,作品的题材范围比较狭小,重大思想的深度还不够充分。其实她是偏向于抒情的而不是偏向于哲学的。不过,我们要她的作品是什么样子呢?试想,如果以她的年龄,全写些“老气横秋”或者“咄咄逼人”的那些东西,我看恐怕也就没有意思了。作品能引起人阅读的兴趣,能净化人的心灵这也就够了!她的散文,有沈从文先生小说《边城》的那种味道的。我们读她的《母亲远行》,甚至能读出“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伊豆的歌女》的意境来。我们读她的《一个陌生人的来信》,能感受到家以及人物的美来。我们读她的散文作品,往往能让人对生活,或者说对她未来的写作产生出一种“神秘感”。这应当是她的散文作品的伟大的奇异的魅力!

      我以为,现今时代,在我国的中老年作家们中,甚至包括这个时代的文化界和政界,也包括百姓大众,他们都常常不满于韩寒、郭敬明、张悦然、春树这些80后小字辈的浅薄,狂妄愚昧,粗野无知。对他们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意。人们总是嫌目前的打工者文学素质低劣,也抱怨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抑或是接受过尖端教育的人(文学博士们),是一个字也写不出,仅仅能东并西凑整些论文。于是,人们在那里喟叹文学人才的青黄不接,然而施然这样文学才子出现了,我们甚至不知道、也不懂得怎样来接纳他们。我们难道是持着也要等到他们在七老八十之后,或者也是要等到“托儿们”把攻关的银两拿来之后,才来给他们安排个文学的职位吗?在我们的这个时代,商人们看重的是市场的物质消费,官人们需要的是歌舞升平的政绩,文化人仅仅需要的是自己有名和有好处,能够生存。如此这般,您说文学时代已经远去了,我想它又怎么能够不远去呢?是呀,我们为之痛心疾首。

       施然17岁走上社会,历经八年抗战,历经不倦苦学,她通过自学考试已取得了法律大专毕业文凭。8年来,她边工作边学习,通过文学修炼和和写作,已达到了一个令人感到十分惊喜的创造境地。我们为之欢欣,为之鼓舞。不言自明,其实,文学本是一个“人类性的伟大事业”,也是一个特殊的“极其复杂的个体化劳动事业”。就世界文学史的脉络看,一个人写作的作品的好坏,与其从事写作时间的长短没有关系,而一个人文学成就的大小,与其年龄的大小也是没有必然的联系的。古曰“文以载道”,施然的文显然是可以载道的。我们衷心企盼祖国能像拯救国家的文物那样,尽快拯救类似于施然这样的文学天才们啊!


                          2008年06月01-15日


编辑点评:
对《张紫娟文学创作漫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