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杀羊户老张

杀羊户老张  作者:鱼先生

发表时间: 2019-03-14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3141  阅读: 733  评论:1条 推荐:4星

畈北村搬来了一户新人家,一家四口,夫妻一对儿女一双。这是畈北村有史以来搬进来的第一户外来户。男人姓张,以宰羊贩肉为生计,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老张,女人翁氏负责打下手,同时兼顾照料着两个孩子。畈北村的人世
 

畈北村搬来了一户新人家,一家四口,夫妻一对儿女一双。这是畈北村有史以来搬进来的第一户外来户。男人姓张,以宰羊贩肉为生计,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老张,女人翁氏负责打下手,同时兼顾照料着两个孩子。畈北村的人世代务农,越是老实巴交的人越对未知充满好奇。这户人家搬来的第二天,老张决定杀一头羊分给全村各家。村长田老汉通过高音喇叭一喊,那天下午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围观。老农们难得放下农活蹲坐在板凳上抽着卷烟,村里的姑婆们围聚成一堆谈论着“谁家媳妇肚子还没动静,谁家男人又打老婆”这些村里八卦,年轻小伙单身汉们则乘机来瞄几眼大姑娘。这是畈北村难得的热闹场景。

老张身穿一身蓝色工作外套,带着一个皮质防水围兜,牵出来一头肥羊。羊的叫声有点渗人,特别是在黑夜灯火昏暗之下,全场有些静悄悄的,似乎都在等待杀羊的那一刻。真正杀羊的过程比大家想的快,一刀进去就完事,这头肥羊也没什么挣扎,放完血后就被拉到后面去腿毛剖堂了。没过多久,老张就一脸汗水的出来给村里的男人分烟来了。羊已经交给了他女人去分袋。老张女人很实在也很聪明,全村各家各户都分到了差不多等量的一大块连骨带肉的羊肉。那些姑婆们拎着羊肉得了实惠,对着老张女人一阵关怀。老张女人又说以后谁家都可以来自家免费拿羊骨头。羊骨这东西填不饱肚子,不值钱,又重又难卖得出去,老张家自己吃不了多少,羊骨多的时候只能用来当柴烧。但对于畈北村的人们来说,从此以后,黄豆炖羊骨头成了这个村子最受欢迎的一道菜。老张家以最快的速度融入了畈北村。

对于老张来说,上半年往往是空闲的,下半年一直都是流汗的。贩羊肉天气越冷生意越红火,忙的时候一天得杀十多只。然而,在畈北村的人们的眼中老张总是空闲的,越是有钱人越空闲。老张家是有钱人,这成了畈北村人的共识。

老张的杀羊生意越来越好,全家四人一起帮忙也忙不过来。老张想招两个徒弟。畈北村的年轻小伙们又一次蠢蠢欲动了。干杀羊这一行只要忙半年,还能赚大钱,这在年轻小伙们眼中成了香馍馍。村里的姑婆叔爷都来上老张家门,介绍自己的小辈。

老张选徒弟要求很简单,只有一个要求,肯吃苦!上门的人实在太多,老张不得以收了四人。没过多久,其中两人因为羊圈里羊骚味难闻熬不过去打道回府。剩下两人,老张觉得很满意,一人叫田云虎,另一人叫田得彪。按照年龄大小,啊虎为大徒弟,啊彪为小徒弟。这虎彪兄弟也证得其名,身高力大,扛个肥羊一拎就上肩。徒弟俩肯吃苦不怕脏,老张喜欢得很,也把一身杀羊心得悉数传授。

老张五十那年,女儿张兰二十有二,已是谈婚论嫁的年纪。虎彪兄弟都有意娶之,老张也有意成全,可女儿只有一个徒弟却有一双,老张左右为难,一连几日都没睡好。却说张兰这女子不似一般农村姑娘,因长年累月帮着老张杀羊贩肉,经常出入市侩,习得一身胆大泼辣。

这一日傍晚,老张一家连着两徒弟在饭桌上,张兰突然问虎彪兄弟:“你俩都想娶我,可是喜欢我什么呢?”

啊虎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僵住了。

而啊彪在楞了会过后,接了句:“我就喜欢你身上的那股除不去的羊骚味。”

一大桌子人听了啊彪的话一时半会儿也愣住了。

第二年初春,畈北村的油菜花田刚刚长高,啊彪和张兰结婚了。他们的婚事成了畈北村的又一件大事。村里的人都说啊彪好福气!那大徒弟啊虎倒也坦然,跟没事人一样,在婚礼上一个劲的出力帮忙。老张觉得生活真是美好!

三年后的老张抱上了胖外甥。这一天,村里的高音喇叭报了一则通知。说是有一个彩票活动将在镇上举行,一等奖可以中得10万元。畈北村的老少爷们觉得一朝致富的机会来了,男女老少那天都上镇上摸彩票去了。老张那天也放徒弟二人一天假。虎彪兄弟带着张兰和小舅子张波也去了镇上凑热闹。喇叭里有不时中奖的消息,但是都没有畈北村的人。这倒也让村里人找到了心里平衡。

但啊虎成了畈北村的唯一不平衡点。他中了张二等奖,足足五万元钱。

村里的人十分羡慕。一个月后,啊虎对老张说他想自己干了,但不是和师傅争。用那五万块钱本金去养羊。畈北村里有那么多的田地,草料不用愁,而且师傅老张这边就能帮忙销售。

老张听着觉得倒也是个出路,帮着啊虎选了羊圈,并联系了老买家那儿选购了十头种羊。还给啊虎取了厂名,叫虎羊养殖场。没过几年,虎羊养殖场成立镇上有名的厂子,啊虎也娶了老婆,生了孩子。老张看着阿虎搞得风生水起,自己这个师傅也是脸上有光,在村里人眼中的他更加牛了。

又一年春天,老张的儿子张波回到村里。前几年,张波想学啊虎的样子做生意,偷带着10万元跑到镇上,结交了一堆狐朋狗友,染上了赌博,楞把10万元本钱给亏光了,还欠了几万元的债。讨债的人追到了村里,老张心里悔恨懊恼,脸上也觉得无光,最后还是啊虎出钱先还了债。年近六十的老张原想着过几年能够退休了,现在这个想法彻底没了。张波不想杀羊,老张气了好半天说了句:“不想杀羊,就给我滚去养羊!”第二天,老张就把张波送去了虎羊养殖场。啊虎的养殖场有几条看门狼狗,张波的那些朋友都被这些狗挡住了去路,他跟着啊虎倒也本分了不少。

秋天的时候畈北村有了个新变化,有个老板在畈北村开个了棉纺厂。厂子就坐落在老张房子的东边。也是这一年开始,老张的杀羊生意慢慢不如从前了。老张开始埋怨是厂子挡住了他家的风水。因为贩羊生意差了,杀的羊少了,村里的妇女免费羊骨头也减量了。有一次村主任家婆姨的篮子里空了。从这次以后,老张家也从畈北村人眼中的有钱人的地位上下来了。

老张把这一切都怪罪于棉纺厂,但是眼看着生意越来越差,一家人总得找其他生计。女婿啊彪也和张迪一样去了虎羊养殖场,帮着啊虎贩售羊仔。女儿张兰却没着落,老张为此整日发愁。

老张知道村里的很多妇女都去了棉纺厂,并且收入还不错。但是老张就是不肯放下心里的疙瘩,但最终抵不过老婆翁氏和女儿的劝说。第二天,为了能让张兰进厂子他提着一满篮子的羊排去求村主任帮忙。最终张兰如愿进了厂子,老张却觉得自己像一头刚被放了血的肥羊,焉了吧唧的。

白天村子里愈发冷清了,大家都去厂里上班了。有几户觉得厂子比庄稼收入好,连田地也荒废了。啊虎家的养殖厂的草料倒是不用愁了,老张心想。看着眼前的冷清,老张忽然想起刚来畈北村的那晚,无限风光…


编辑点评:
对《杀羊户老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