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回家

回家  作者:李白粉

发表时间: 2019-04-12  分类:记事  字数:1375  阅读: 726  评论:1条 推荐:4星

 

  昨晚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你抽时间回来一次,把杨栊淇带回来让我看看,我想娃子了。”

  今天忙了一天,上午开家长会,中午因一点杂事也没休息,下午两节作文课。晚饭后天色尚早,带上儿子和大伯的一打《老人春秋》回家。儿子见到母亲,很是煽情:“外婆,我可想你了。”母亲抱着儿子说:“我也想俺乖乖了。”

  我和母亲坐着说话,母亲说着她的烦心事,我慢慢开导着母亲。母亲说:“你回来给我说说宽心话,我心里亮堂多了。”儿子凑到我们跟前说:“妈妈,你能不能离开一会,让我单独跟我外婆说几句话?”

  带儿子去大伯家送《老人春秋》,儿子走进大伯家就嚷起来:“哇塞,我大外爷家也太美了吧,院子里还有葡萄架呢。”80多岁的大伯正在吃饭,看到我们,高兴的眉开眼笑。大伯一边给儿子取东西一边和我们说话。我问大伯家有没有废弃不用的瓦罐,大伯连声说:“有有有,好几个呢。”大伯把我带到厦房屋里,屋里摆放着几个大瓷缸和瓦罐。大伯动手去般瓦罐,我说:“大伯,先不般,我今天骑的摩托车,带不走,改日回来再带。”大伯搓着双手说:“那也好!这样吧,我成天闲着呢,我用我的电动车把瓦罐送到你爹那里,你回来拿着也方便。”我说:“大伯,那太好了,你赶快吃饭吧,我们要回去了。”大伯把我们送到大门外。儿子撇着东北话说:“大外爷,你可真是个热心的人儿啊!大外爷,拜拜!”

  从大伯家出来,我带着儿子去岭上看牡丹,儿子说:“妈妈,我不去看牡丹,我跟我外婆说的还有话呢。”我们到底还是去看了牡丹,岭上视野开阔,牡丹开得正好,遇到了许多看牡丹的人。

  回到家,母亲和父亲正在吃晚饭。母亲说邻村谁谁谁的媳妇死了,我“哦”了一声,父亲接着说:“是上吊死了,吊死在她们家的楼梯下面了。”我大吃一惊:“为什么上吊?多大年龄了?”母亲说:“五六十岁吧,是被她闺女给熬煎死的。她闺女老憨,想解手了,对人不对人就脱裤子。每天不停地叫,妈,我老饥;妈,我老渴;妈,我老热;妈……。她曾对别人说,哪天我死了,憨闺女就不熬煎我了。她还真想不开,上吊了。”唏嘘几声,生命无常。生无可恋,死,也许是最好的解脱!

  趁我们说话的间隙,儿子蹭到母亲身边,对母亲眨眨眼、勾勾手,母亲心领神会,掏了一元钱塞儿子手里,儿子起身就跑,我只装着没看见。

  母亲问我拿回家的瓦罐里都种啥了,我说还空着呢,准备种彩椒。父亲说:“张庄有一家种的有彩椒,我还要了人家两个辣椒做种子,回来不知道放到哪里了,咋都找不到。”我说:“我有彩椒种子,我育的彩椒苗都出来了。”母亲问我彩椒苗和平常的辣椒苗有啥不同。我说:“一般的辣椒苗是绿色的,彩椒苗刚出就是紫色的。”母亲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紫色的?等彩椒苗大一点了,你带几棵回来给我看看。”

  要回家了,儿子拿了一大兜父亲去超市买的零食:“妈妈,我外爷可比你强多了。我外爷买的啥东西都可好吃,你啥都不舍得给我买。”

  带儿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夜风有点冷,我们俩在旷野里大声唱着歌。儿子指着西边的天空说:“妈妈,看,月亮,那么弯。”我大声说:“抬头,看有没有星星?”儿子大声说:“妈妈,看到星星了。”儿子欢快地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编辑点评:
对《回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