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历史 > 河南大学潭头惨案

河南大学潭头惨案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9-04-27  分类:历史  字数:3781  阅读: 1799  评论:0条 推荐:4星

河南大学成立于1912年,最初为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校址在今开封市河南贡院旧址,后演变为中州大学、国立第五中山大学、省立河南大学、国立河南大学。1949年后,河南大学分出河南医学院、河南农学院、新乡师范学院、河南化工学院、信阳师范学院,组建了武汉水利学院、中南财经学院,校本部改为开封师范学院,1984年恢复河南大学校名。
 


河南大学成立于1912年,最初为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校址在今开封市河南贡院旧址,后演变为中州大学、国立第五中山大学、省立河南大学、国立河南大学。1949年后,河南大学分出河南医学院、河南农学院、新乡师范学院、河南化工学院、信阳师范学院,组建了武汉水利学院、中南财经学院,校本部改为开封师范学院,1984年恢复河南大学校名。

抗日战争期间,河南大学数迁校址,1937年12月,河南大学由开封南迁鸡公山、镇平,1938年末,将鸡公山分院合并在镇平。1939年5月,日军进攻新野、唐河,镇平危急。在校长王广庆带领下,河南大学师生徒步负重,翻越伏牛山,经方城、叶县、宝丰、临汝、伊阳(今汝阳)、伊川,艰苦跋涉300余公里,至7月抵达嵩县县城。抵嵩后,医学院及附属医院暂驻嵩城财神庙,校本部及文、理、农学院继续南迁至嵩县潭头镇(今属栾川县)。

潭头镇地处伏牛山腹地,四面环山,偏僻落后,但民风敦厚,是河南大学避乱办学的理想之地。河大师生一到潭头,潭头人民争先恐后地腾房让舍,安置师生食宿和教学办公场地,纷纷送粮、肉、蛋、禽、果、蔬、柴、桌椅等学习和生活用品。各个村落都沉浸在一片乐融融的亲情气氛之中。原县立高小腾房50余间,作为文、理、农学院公共教室和图书馆;关帝庙20多间庙房改为校本部办公用房;文学院设在古城村,石门村8个院落供其使用;资料室另设于山神庙;理学院设在党村、上桥村,占用6个院落;理化实验室、仪器室、生物标本室、电厂,共占40多间民房;农学院设在大王庙村,占用8个院落;还设有种子库和仪器室,该村涧下30亩地辟为农学院专用试验田,甘露寺荒山辟为森林系专用林场;又在汤营温泉专门给河大师生建起男女浴室。在潭头人民和河南大学师生的共同努力下,教室、食宿很快安置就绪,不到5天就开始上课。当时的学校班子情况为:校长王广庆,字宏仙,新安县人,系国民党元老之一。校长以下设教务、训导、总务等机构。教务长刘钧,字海蓬,留学德国,教育学博士。继任郝象吾,留学美国,遗传学博士,小麦育种专家。训导长王鸣轩,偃师县人。总务长赵冠吾,教授。

学院设置情况为:文学院校长嵇文甫,继任张邃青,下设经济、文史、教育3个系,有教授23名,讲师和助教20名;理学院院长孙祥正,留学美国,先后获生理学与眼科博士,下设数理、化学、生物3个系,有教授14名,讲师助教15名;农学院院长郝象吾,继任王鸣岐,下设农学、园艺、林学3个系,有教授15名,讲师助教20余名;医学院院长阎仲彝,留学德国,获博士学位,著名外科专家,下设附属医院与高级助产学校、高级护士学校,医学院教授多数为同济大学毕业或留德学生。

嵩县人民特别是潭头人民的热情关爱,更坚定了河南大学师生办好潭头“战时大学”的信念,缺少桌凳,就在土坯和砖头上就着膝盖写字,仍学而不厌;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依然乐此不疲;桐油灯下彻夜苦读,闻鸡起床河边诵文;住处至教室泥泞长路,从不误课。如此简陋的条件,如此艰苦的环境,但河大师生仍激情满怀,矢志不移,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克服重重困难,因陋就简,始终保持着战前的教学秩序和教学水平。在国家危难时期,肩负起了发展教育、培养人才的重任。1942年3月10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通过了将省立河南大学确立为国立河南大学决议。河南大学升格为国立大学后,抓住历史机遇,积极延揽名师,想方设法留住现有人才,克服重重困难,使教学工作持之以恒,科学研究力求创新,其间经教育部考绩,河南大学名列第二,上课总时数为全国之冠。1944年,经国民政府教育部综合评估,河南大学以教学、科研及学生学籍管理的优异成绩,被评为全国国立大学第六名,成为河南大学最辉煌的一段历史。

1944春,日军向豫西进犯,5月10日逼近嵩城,河南大学医学院300多名师生携带图书、仪器等教学设备搬出县城,投奔潭头。5月11日,日寇侵占嵩城,潭头危急,12日,在潭头的河南大学除留下部分师生看守校园外,大多数学生、教职工及家属撤到30里外的重渡沟、大青沟。

5月15日,日军到达潭头,部分留校师生慌乱中出逃,时值大雨滂沱、山洪暴发,逃难师生关键时刻迷失方向,在石坷沟遇到日军,日军对手无寸铁的师生进行屠杀,当场死伤6人,20余人被俘。16日,河大校园成了日军兵营,日军对河南大学进行血洗,30多名师生被俘、被杀,成为河南大学历史上最为凄惨的岁月。化学系学生刘祖望、医学系女生李先识和李先觉姐妹不甘受辱,一并投井身亡;助教商绍汤、吴鹏及法律系学生朱绍先、辛万灵与敌搏斗壮烈牺牲;文学院学生陈国杰被日军射杀在石坷村;文学院学生孔繁韬与一女学生痛斥日寇暴行,被日寇用铁丝捆住,刺杀后投入秋林村西一口两丈多深的井中;医学院院长张静吾博士两次被俘,夫人吴之惠惨死在日军刺刀下,侄儿张宏仲被刺断食管,张静吾乘敌不备跳入深沟才得侥幸脱身;农学院院长王直青、教授段再丕等20余名师生被日军罚作苦役多日,稍有怠慢,便遭毒打,王直青不堪忍受日寇暴行,跳下山崖,被附近群众救起,一个月后才赴荆紫关。惨案中,师生及家属被杀10余人,失踪25人。图书馆中最宝贵的典籍文献被劫掠一空,标本、仪器多被烧毁。《植物学大辞典》主编、植物分类学家黄以仁教授,从潭头逃出,一路饱受风寒惊吓,至荆紫关后竟一病不起,含恨而逝。

占据潭头的日寇,得知河南大学部分师生撤至大青沟,企图强行渡河追击,终因山洪发,伊河水势太急而作罢。逃离虎口的河大师生攀援于崇山峻岭之间,穿行于密林草丛之中,饥寒交迫,备受艰辛。潭头惨案发生之初,潭头人民自发组织起来担任向导,帮助搬迁,带领河大师生撤向安全地带。5月16日,文学院部分师生在石门村农民张元父子带领下,向南山大同沟躲避,途中张元主动将自己的粗布农装换给一名河大学生。后面追击的日寇认定身着黄制服的张元是河大师生,便向张射击,张元倒在血泊中。古城村农民杨章成在惨案发生当天,护送住在他家的文学院学生李元龙到达安全地带。潭头河南坡农民阎虎娃冒着生命危险,将黄以仁教授和他的妻、儿3人藏在家里一月之久,时值黄教授病重,阎虎娃夫妇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精心照料。病情好转后,又雇来两个民工用担架将黄教授送到荆紫关。据不完全统计,潭头惨案发生后,有100多名师生分散藏在潭头周围群众家中而幸免于难,当地群众还主动将河大的图书、仪器妥为保管收藏。

逃出虎口的河大师生,在淳朴善良的山区人民帮助下,经庙子、栾川,越摩天岭,过桑坪,在西坪暂停,历时月余,陆续到达淅川县荆紫关。


编辑点评:
对《河南大学潭头惨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